央广网4月27日消息(记者袁萌婷 管岳)高亮,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人,1982年出生,1999年12月入伍,2002年入党,现任海军某试验训练区一线测控站站长,二级军士长。入伍21年来,他扎根高山海岛,苦练精兵,成为微波通信专业的“兵专家”,多次被评为“优秀士兵”“优秀共产党员”,荣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,荣立二等功一次、三等功一次。

   

高亮正在检查设备

  二级军士长高亮所在的测控站点建在一座高山上,记者原本做足准备要上山采访他,无奈从北京飞抵部队驻地后遇到恶劣天气,高亮临时被派到艇上执行任务,所以只能就近对他进行采访。记者见到高亮时已是深夜,他面容有些疲惫,但一聊起测控站点十多年来的变化,依然是滔滔不绝,充满激情。

  高亮:我第一次去山上的时候,感觉那里非常荒凉。山上的天线很高,但我在山下看上去,就是一个“小蘑菇”,感觉特别遥远,当时真的不想去了。我刚到测控站点工作时,从山上走到山下需要很长时间,从山下再坐公交车到镇上,又要半个多小时。那个时候,山上没有路,都是我们自己修路。怎么修呢?因为下雨的时候,山上往往会冲出一条沟,我们就把沟旁边那些大石头扔到山下去,然后再运来一些土把沟填平,后来走着走着就变成路了,就平坦了。那年,山上来了新装备,场坪需要整修,还给我们建了房子。有了房子以后,外面不管刮多大风、下多大雨,都不用再担心了。以前我们的房子是简易方舱,一下雨,水会顺着窗户渗进来。现在的工作生活条件,从物质到精神,已经是非常好了,房子里面有健身房、热水器、净水器,我们也能上强军网了。

对年轻战士进行业务帮带

  1999年12月,高亮在家人的鼓励下参军入伍。凭着踏实肯干的劲头,他不仅练就了过硬的军体素质,还考上海军航空工程学院成为了一名士官。学校毕业时,被分配到海军某试验训练区一线测控站点工作。在远离城市喧嚣的高山海岛上,高亮和战友们住在铁皮做的方舱内,夏天潮湿,冬天冰冷。但在高亮的记忆中,那段日子特别难忘。

  高亮:那时候,所有的一线站点都在建设中。我们住在方舱里,夏季白天暴晒,到晚上就会很潮湿,因为海边的雾很大,躺在床上身体感觉黏糊糊的,特别难受。我们怎么办?没法洗澡,就用水擦一擦身子,然后再喷花露水,喷上去一蒸发就觉得很凉爽,挺舒服的。如果这时候能睡着了,就赶紧睡,基本上到了后半夜,四五点钟天蒙蒙亮的时候,就又睡醒了,身上又开始黏了。那时候,一个方舱住六、七个人,窗户也不能开,一开雾气全跑进来了,大家呼出的气散发出热量,在那么小的空间里,就会感觉特别闷,特别黏。记得有一次,我喷花露水时喷多了,就跟感冒打摆子似的,在被窝里面打哆嗦,其实外面还是挺热的。

高亮正在维修电路板

  高亮坦言,当时也有过打“退堂鼓”的想法,直到一次参加实弹演练,让他真正明白了自己所在岗位的价值和意义。从那一刻起,他便下决心要在站点坚守下去,为人民海军建设发展贡献一份力量。

  高亮:其实,当时我真不想坚持了,觉得这不是我想要待的地方。直到后来有一次在进行实弹训练的时候,我听到扬声器里面喊“5、4、3、2、1,发射!”,然后各个战位都在报告:“某某战位发现目标、捕获目标、跟踪正常”,我当时忽然感觉,做这件事其实挺自豪的。等到任务结束后,扬声器里有个讲评,首长说这次任务我们完成得非常好。虽然当时是11月份,天气很冷,但所有一线官兵都感觉身上特别热乎,热血沸腾,都觉得很兴奋。通过参加这次任务,让我觉得我在这个地方是有价值的,我只要保证我的链路畅通,保证测控的数据能够上传下达,我的价值就能体现出来了。因为通信本来就是我的主责主业,学什么,干什么,正好对口。

高亮与战友一起学习业务知识

  从那以后,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技术水平,更好地完成试验任务,高亮夜以继日地投入到工作学习中,业余时间几乎都用来查资料、看图纸,对着设备接口逐根电缆、逐条信号地跑流程,就连晚上躺在床上也在琢磨白天遇到的难题,有时候突然想明白一个问题,便爬起来跑到车上去检验。就这样,经过刻苦努力,高亮逐渐成长为部队公认的“兵专家”,身体力行地做到了“一人一车能保试验畅通,一专多能可以多点保障”。去年7月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一个大型试验任务微波操作手只派出1人,在工作强度不变,工作人员减少的情况下,高亮凭借着精湛的技术,圆满完成了任务。

  高亮:我把需要单独控制的装备统一管控。发生故障的时候,几个电话同时响,真的特别忙,恨不得手脚并用。但是等到故障排除后,整个战位都肃静了,除了扬声器里会有口令发出,所有的电话都不响了,踏实了。那种感觉就像夏天打雷似的,下了一阵雨,一会儿太阳出来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排除故障是有时效性的,出问题的时候,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你这儿,必须要很快地把故障找到。

检查通信天线

  在交谈中,高亮告诉记者,别看他在部队表现很不错,其实当兵前自己曾是个叛逆的孩子。在他看来,部队真的是一所最好的大学。20多年过去了,经过军营大熔炉的淬炼,他已经实现脱胎换骨,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价值。

  高亮:我小的时候,学习成绩不好,也不听话,跟爸妈吵架了就自己跑到葡萄园里住。那时候,村子里有很多贪玩的孩子,我们就在一块儿疯玩。有一天晚上,我爸去找我,刚好撞见了,就让我回家去住。他说我要再这么下去可能真的会出事。正好那年征兵,我就去当兵了。

  在翻看高亮相册中收藏的照片时,有一张他和一只牧牛犬深情对视的老照片,让人印象深刻。说起这只名为“贝贝”的牧牛犬,高亮的声音都变温柔了,仿佛说起自己的孩子一样。“贝贝”是他刚到站点那几年带上山来的,与高亮朝夕相伴了12年。对于高亮来说,在远离故乡亲人的日子里,“贝贝”是自己亲密的家人,是忠诚的伙伴,更是无言的战友,陪伴他在军营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。

高亮与贝贝交谈

  高亮:我遇到高兴的事,就会跟它讲,有不高兴的事也跟它讲。它不会反驳,是个忠实的听众,很多话你讲出来心情就好了。我最喜欢在山上的感觉,现在可以想像到那个画面,很有诗意。对面是海,夕阳西下,你坐在山脚下,狗就在你身边陪着。其实大家都觉得它是我和战友这个家庭中的一员,它跟孩子是一样的,根本不觉得它是动物,它对我们来说,不仅是陪伴,还是警卫。

  时光飞逝,听着高亮讲述着一个个军旅故事,不知不觉间,已是凌晨时分。结束采访前,当记者问起他军旅20多年最深的感悟是什么,高亮动情地说,从当年的叛逆少年,成长为今天的专业技术骨干,是部队成就了自己,他要学会感恩。未来,他会一如既往怀揣着对军营的热爱,对本职工作的热情,踏踏实实走好每一天。

  高亮:我感觉,和部队装备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,必须精通本职专业。只有本职专业干好了,才能够具备遂行战斗任务的能力,也只有圆满完成了任务,才能实现自身的价值。这个站点这些装备成就了我,让我实现了自身价值,没有它们,我可能真留不下。人活着应该怀着感恩的心,干一行爱一行,其实你好好珍惜自己的战位,它就能让你建功立业,就能实现你的人生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