值吴冠中先生诞辰100周年之际,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、清华大学、新加坡国家美术馆、中国美术家协会、中国美术馆联合策划和举办以“美育人生”为主题的大展,对吴先生一生在国民美育启蒙中所产生的影响做一次宏大的表述。本次展览除了展出吴先生各个阶段的优秀作品以外,还呈现出许多相关文献、图片、文章、手稿和画具等。在策展的理念中采用图文交互叙事的方式,作品的分布板块是在其代表性的话语引导下铺陈开来。这是关于一个人的图像叙事和其思维、语言表现的结合,以此让每一位观众能够从外而内去洞悉这位伟大的艺术家。

  本次展览共展出吴冠中先生的画作111幅,分别来自新加坡国家美术馆、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和中国美术馆,分三个单元展示,分别是“风筝不断线”、“形式是画家的生命线”和“风格是背影”。这些作品中无论是早期的还是晚年的,也不论是油画还是彩墨,画面表现无一例外地干净、澄澈,把世间的景象揉成一片纯粹的色彩,再让自然的或世俗中的事物成为点、化成线,变作这混沌之中的声鸣,如浩瀚天宇中的星汉,亦如流星划过夜空的轨迹。

  1919年出生于江苏宜兴,清华大学教授。1936年进入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学习;1942年毕业后任教重庆大学建筑系;1946年公费赴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学习油画;1950年归国,曾先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、清华大学营建系、北京师范大学、北京艺术学院、中央工艺美术学院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;1991年被法国文化部授予“法国文化艺术最高勋位”。2001年文集《画外话·吴冠中卷》获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三届人民文学奖,文集《吴冠中谈美》获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第七届全国优秀青年读物奖。2002年当选为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终生通讯院士;2003年荣获文化部造型表演艺术创作研究成就奖。2006年被香港中文大学授予文学荣誉博士。曾任第八、九、十届全国政协常委,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。

  美育人生,吴冠中艺术感悟 风筝不断线

  “我一向不放弃‘风筝不断线’的观点,这正是表明作品与人民感情之间那种割舍不断的、千里姻缘一线牵的必然联系。新作中有些是否已经断了线了呢?我肯定的说:没有断线!只是那些线拉得更长,变得更细,有些似乎隐蔽得近乎遥控状态了。世界这么大,寰宇觅知音,凭借什么?就是凭爱美之心、心心相通——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——的遥控”。

  “专家鼓掌,群众点头。我意识到自己有这样的意向,后来归纳为风筝不断线。风筝,指作品,作品无灵气,像扎了只放不上天空的废物。风筝放得愈高愈有意思,但不能断线,这线,指千里姻缘一线牵之线,线的另一端联系的是启发作品灵感的母体,亦即人民大众之情意”。

  “艺术起源于求共鸣,我追求全世界的共鸣,更重视十几亿中华儿女的共鸣,这是我探索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现代化的初衷,这初衷至死不改了。在油画中结合中国情意和人民的审美情趣,便不自觉吸取了线造型和人民喜闻乐见的色调。我的油画渐趋向强调黑白,追求单纯和韵味,这就更接近水墨画的门庭了,因此索性就运用水墨工具来挥写胸中块垒”。

  “我只不断地实践,没有总结理论,仅仅感觉到自己在追求:人民的感情,泥土的气息,传统的风格,西方现代的形式规律”。

  形式是画家的生命线

  “造型艺术的根本无非是形式美,观察发现形象、形式是画家的生命线”。

  “三百六十行,各行有各行关系存亡的大问题。美术有无存在的必要,依赖于形式美能否独立存在的客观实际”。

  “造型艺术不讲形式不务正业”。

  “造型艺术除了‘表现什么’之外,‘如何表现’的问题,实在是千千万万艺术家苦心探索的重大课题,亦是美术史中的明确的标杆”。

  “绘画首先要美,就好比音乐首先要好听一样。美是靠形式、造型规律来解决的,不是靠含意、图解来解决的。我存在着‘救救孩子’的心态,所以首先提出形式美感的理论。我说造型艺术如果不讲形式就是‘不务正业’。很多年轻画家只关心题材和主题,都想画都画不好,就是造型规律没释放出来”。

  “我的观点是明确的:结构包括两方面的涵义。一是解剖结构,这容易理解,是纯科学的;二是抽象结构。即指稳定,动感,转折,扭曲,起伏,疏密等等空间的组织关系,这都牵连着形式美的规律”。

  “形式美的构成因素往往上升为作品的灵魂,块面、点、线等等之间的节律成为绘画的根本。启示这些节律的母体被解体或隐藏了,作品进入了抽象领域”。

  “我们这些美术手艺人,我们工作的主要方面是形式,我们的苦难也在形式之中。不是说不要思想,不要内容,不要意境;我们的思想、内容、意境 ...... 是结合在自己的形式的骨髓之中的, 是随着形式的诞生而诞生的, 也随着形式的被破坏而消失” 。

  风格是背影

  “风格是作者的背影,自己看不见”

  “风格无处借,它是树,是从幼苗成长的,它长期吸收雨露阳光的滋养,屡经风雪的摧残。不是所有的树苗都能长成大树的,更不可能在数日、数月,或三五年内便长成大树,这是艺术规律,也是生命的规律。真正的艺术是具有生命的,许多技法、工艺、手法被革新了,发现了,这大大促进了艺术的创新,标志着艺术也进入了突飞猛进的新时代,应向勇于革新的年轻一代致敬。但不宜将技法创新与艺术风格等同起来”。

  “随着时代的进展,人们更重视个性,个人风格,“派”已退隐于历史的深处。其实,许多派,或以地域为划分,如威尼斯派、佛罗伦萨派、巴比松派,中国的南宗、北派、吴派、浙派,或以其地位识别的如学院派、在野派等等,大都系后人为之归纳的”。

  “当某派辉煌时,自然不少人投其麾下,沾其光。因之,当单独力量掀不起波涛,也便有合力相聚,人造出一种标志式的“派”来张扬,以便打开一条生路。要生存,为生存而发展,无可厚非,只是,既要以派标榜,则个人风格便受到制约,矛盾了”。

  “人重人品,首先须真诚。艺术作品的价值寓于真情实感。创作出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固然须具备才华、功力、经历、素养等等诸多因素,但其出发点,必然是:真情”。

  “风格之诞生缘于情感之赤诚。虚情假意与装腔作势,绝对伪造不出风格来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