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节是中华民族在长久的生活实践中打造的民俗文化,表达了人与自然宇宙之间独特的时间观念,蕴含着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。

  春节从古代延续到清末变化不大,一直到新文化运动之后,春节的仪式才逐渐与大众的生活一起与时俱进。春节由驱赶魑魅魍魉为主的活动,演变成为岁末年首辞旧迎新的仪式。
  进入腊月春节就拉开了帷幕。从腊月初八的腊八粥开始,就进入了“忙年”的状态,家家户户为年做准备。忙年的过程不可删繁就简,那些劳动过程才是形而上的美,人们像创造一件艺术品一样打造春节的仪式。
  从祭灶开始,请来新的灶王爷,送走旧的,其仪式也是满满的一整套。如今乡下一直延续着祭灶的仪式。祭灶之后就开始扫尘,清理杂物,扫荡陈腐,写春联,准备祭祖食物,排练逐傩舞,以至后来的傩戏。到了明清,很少有人相信逐傩能驱鬼,而是把逐傩变成了一种娱乐。
  春节的高潮仪式是守岁。除夕之夜,明烛高悬,家人团圆,达旦不眠,或宴饮或围炉或歌舞,叙旧话新,彼此祝愿,祝福美好的新一年。无论宫廷还是寒门都是同一主题、同一形式,同享天伦之乐。全世界唯有中国人的春节才能把天地人、世间的万物都纳入一样的仪式之中普天同庆!
  春节的仪式不仅把人与天地、人与时令、人与家族,就连人们豢养甚至幻想中的动物,都纳入了喜庆的年俗之中。我们创造的十二生肖把“动物界的代表”纳入了天干地支之中,给予它们拟人化的地位与符号,世界上只有中华民族的文化,才对自然、动物、节令给予与人同等的敬畏与尊重。
  春节在人们的自觉与不自觉之间成了生命与自然的融合,人长了一岁,天增了一年。明代潮州状元林大钦写过一副非常有名的对联,最能准确地表达春节之时,季节、人、宇宙之间和谐共存的密切关系:“天增岁月人增寿,春满乾坤福满门。”这副对联,将天体运转、季节更替、生命递增、家庭幸福都融于一体。这副对联迄今还是许多人家大门上春联的首选。
  春节,就是中华民族在天地人和的时间节点上,赋予生命的一种仪式感。个体人生的仪式并不多,出生与过世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,结婚与生日也都是个体化的庆祝,唯有春节这个中华民族的节日,才能普天同庆,把全民的欢乐与个体的喜庆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
  春节是名词,也是动词,春节让年号变了、人长一岁,使春天萌动、家族团圆,四位一体同福同乐,所以要有隆重的仪式才能够表达满满的幸福感。(阮 直)